一见钟月?尾声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365棋牌加v送卡 武侠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仙侠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都市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言情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历史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军事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穿越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网游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科幻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灵异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同人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竞技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重生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经典名着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258文学网 > 言情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 一见钟月? 作者:练霓彩?书号:45989 更新时间:2019-10-20?
尾声
  对于方少行而言,期盼已久的房花烛之夜被众宾客狠灌烈酒昏沉的睡去,是个很大很大的遗憾。

  他完全没有看到月映静美的端坐沿让他掀红帕的美丽模样,也没有与她共饮杯酒的印象。更哀伤的是,他宿醉了整整三天,意识混乱而迷茫,既没有陪着月映回三千阁,也没有和她手牵手的面见双亲,等到他迷糊糊的再醒来之后,他优秀的子已经将里外上下都打理完备,连那个顽固的老爹和冷静的娘亲都被收服了。

  两个弟弟更是联手唾弃了他这个哥哥,直言娶到月映是他十辈子烧好香才得来的姻缘。尤其是恋着兰止翠的二弟看着他如愿娶回了美娇娘,更是妄想全开的企图追求兰止翠。

  在知道兰止翠已经被人订下了,对象还好死不死正是众男人厌恨妒羡非常的‘极乐’之后,方少行紧闭嘴巴,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绝对不会漏这个天大的秘密,以免牵连了告知他这个私密消息的月映。

  不过对现在的方少行来说,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困扰着他。

  坐在书房里,面前也摊着书页,但是他就是静不下心来。

  一旁贵妃榻上,月映拿着算盘帐簿专心一致的核对帐目,另一手时不时挑着点心出来吃,粉的舌尖着拈上饼屑的指腹,那姿态真是非常人。

  方少行的目光完全没办法从她舌尖上转开。

  他很苦恼,甚至闷闷不乐着。

  那个房花烛的夜里,被报复心强烈的众人联手灌醉,不习惯喝酒的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恢复过来,但他懊恼的不是众人这样残忍的报复手段,而是他错失了可以光明正大碰触月映的机会。

  虽然已经有夫名分,但是除了牵牵小手身体略有接触以外,他还媒有碰过月映,一来是他不晓得怎么表示,二来是她也总是淡淡然的,在女方妹有允许的情况下,男方更要懂得按捺自己,以免落得急鬼的评价。

  小王爷是这样叮咛他的。

  但方少行并没有看到身后的冬舒恋轻睨二来的顽皮目光。

  被小王爷这么一番代困住了的方少行,在娶回月映之后已经将近半个月的时间了,他们连嘴对嘴的亲匿接触都还没有过。

  心里那头野兽即使叫嚣不断,但理智犹在的他说什么都扑不过去。于是就这么隐忍着,能以‘求不’四字简言之的方少行的神色,简直就是瞧悴了。

  并不晓得自家夫君被无良的小王爷欺负了,对此一无所知的月映看着新婚过后却神色疲倦、夜里根本睡不下去的方少行,心里暗暗担心起来。

  她寻了个日子,回三千阁去见阁主。

  小声的向阁主禀告这件事,做出了求援的委屈表情。

  绑主一手扶着额,似笑非笑的瞧着她半晌,然后在她耳边给她提了个意见。

  月映面通红,望着阁主神色却见她泰然自若的点点头,羞涩不已的月映向阁主道了谢,分外乖巧的退出房去。

  然后她借来了小王爷的那座画舫。

  冬夜里,薄雪纷飞的,湖面轻结了一的霜。

  从学堂里出来的方少行,被陪嫁过来的元宝儿一路领来了镜照河畔,送上一艘小舟。方少行有点困惑,人是安分的坐在舟子上了,却又不时紧张的回过头去看岸上的元宝儿,而另一头划舟的汉子目不斜视,根本视他为无物,将他送上那眼的画舫之后,那汉子很帅的划走了。

  呆呆站在甲板上的方少行认得这座画舫,他瞪着紧合起门来的船舱,心里七上八下的微慌,周围没有奴仆婢女,也不见侍卫,难不成今天小王爷是打算和他一对一会面?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方少行并没有忘记,在婚宴上提供烈酒、还不停灌醉他的主谋犯,正是这个狂妄无畏、任嚣张的小王爷。

  就不知道这次又有什么事了?

  靶到苦恼的方少行还是认命的推开门扇,踏进船舱里去。

  烛光很微弱。那么一晕橘的光芒,只是隐约照亮了一点暗而已。

  重重垂纱遮挡他前进的路途,方少行有些手忙脚的拨开那些垂帘,还要小心不要让灯罩被掀翻了,要是烧了这座画舫,小王爷还不乘机将他欺负个够本吗?

  真是一想到就寒直竖啊。

  方少行的脸色越发的苦闷了。他伸手拉开眼前最后一道垂帘,踏进铺有厚厚毯的隔间,那幽暗的地方在他持着烛火进来的瞬间,四柱上悬着的夜明珠也绽放了光芒。

  有若晨曦。

  不到极亮如白昼的程度,但也是初破昏暗,而有隐隐约约的亮度。

  方少行听见某种清脆的击响,似金铃、似珠玉,声音温丽而明媚。

  他有点困惑。

  鼻间嗅得若有若无的暗香,他初时以为是鲜花的味道,但又想起若冬舒恋不在身边的话,小王爷大多不会让下人剪来花枝瓶,儿这么一间微有夜明珠光芒的隔间里,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人藏在附近。

  小王爷或许可以隐匿气息,但不会武的冬舒恋就非常容易被发现了…是说,这股香气,怎么像是闻过的?方少行迟钝的思考着,脚下习惯性要开始踱圈子。

  他转了个半圆,怀里却撞进一团柔软。

  方少行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忽然明白,拿股暗香是女子身上香气。他竟与见不到脸面的女人共处一室,他要怎么回去跟亲亲娘子代啊?

  “夫君…”

  细细如喃的呼唤在幽微里传开,方少行惊慌失措的浆糊脑袋里忽然有一线曙光照进。“映…是映吗?”

  他小心的扶上怀里女子香肩,发现指腹上一片柔滑,他的宝被娘子似乎是luo着肩头的…他僵硬的低头望去。

  恰恰与月映含羞带怯仰首望来的眉眼相对。

  他的娘子脸上妆着胭脂,纤美体覆着雪纺的垂纱,腕节、肘弯、肩头、际、弧,乃至足踝上,都衬着珠玉宝饰,发出清脆的击响,那雪纺纱里若隐若现的首与**用镂空的薄金琐片贴着,其下缀着碎钻似的垂苏。

  她肢体妖娆、华美娇

  方少行感受到莫大的冲击。

  气血上冲下涌,他的身体僵硬到一种足以比拟石化的地步,然而那面目通红着,鼻腔里隐隐有道热度在积聚,怀里那无比美的女子与他身体贴得极近,清晰的察觉到他下身发的反应。

  她脸色娇红。

  即使对于事并不陌生,但对象一旦换成自己倾心的人,那种含羞带怯的感觉便千百倍的反扑回来。月映把脸埋进那人怀里去,心里默背着阁逐代她务必冷静,将惑进行到底的吩咐。

  “夫君请上坐。”

  她从他怀里滑出,羞羞怯怯的用小手将他推到一席软榻上去。方少行难以离开美人,但是宝贝娘子的要求那样羞美可人,他再不情愿放手也还是乖乖照办了。

  有一部分还残存着的理智不感到困惑,娘子在做什么呢?

  他却听见击响的清脆。

  夜明珠用轻纱掩着,掩出了幽微如梦的光芒,而眼前在幽微中轻舞慢摇的女子,仿佛魅惑的山鬼。

  宛如依循着某种神秘的韵律,击响在心间上的清脆那样细密绵丽,催促他的心跳、他的血脉、他的整个神志,为她而陶醉、而沉、而疯狂。

  那白皙的肌肤在这样的幽微里,却有不看思议的清晰。

  他看得见那每一分细致的转折、关节拂绕、碎玉滚动,那身肌肤是惊人的美丽,竟就近在咫尺伸手可及。

  心里那只野兽几乎要破栏而出。

  方少行晕眩起来。

  “我、我不行了…”他喃喃。

  而那妖娆的华美山鬼,在一个旋舞之后在他眼前娉婷而立。

  狂兽的眼睛被那身丽淹没。

  方少行蓦地攫住了她,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一个翻身之后,将她下了。

  怀里的女子,眼里水波盈盈。

  他在她开口呼唤之前,俯首噬去了她的声音。

  这朵娇美无比的花,终于为他所怀拥,并且一世独占着,浇灌以一切的怜爱、珍视、专一。他承诺她将忠诚一生,在被此心上立誓。

  她的叹息如此甜美。

  野兽吃得足,心甘情愿去了。

  理智回笼的方少行手忙脚为榻上倦极的宝贝娘子梳洗擦身、收拾一地零碎、并且在整理干净之后来到娘子面前垂手恭候训示。

  月映瞧着他餍足后一脸的光彩耀人,在这样的脸面上又有那古板书生的沮丧和羞,两相冲突的反差如此之大,有意思极了——她轻笑起来。

  用眼睛勾着他俯下身。

  方少行乖巧至极的依令行事,才一低头,那挚爱的娘子就递上一吻在他边,低喃的声音既轻且柔。

  “夫君很快乐吗?”

  方少行的脸色以内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淹上一片红。

  他声如蚊蚋“很快乐。”

  他的娘子非常大方“以后也这么快乐好吗?”

  “…好。”他羞得抬不起头来。

  画舫里,女子情丽的笑声如此愉快,而漾幸福的光芒。

  承诺一生一世。
( ← ) 上一章   一见钟月   下一章 ( 没有了 )
眷恋你的媚火爆老公的逃奸巧龙舂宵一刻值三大将军的公主邀爷共枕眠少东爱上灰姑撒旦的乐章实习女婿吝啬爷的风流弃养蜜糖夫网住稀有小狐
免费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一见钟月》是由作者练霓彩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更多类似一见钟月的免费言情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言情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专栏或全本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排行榜,完结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一见钟月TXT下载的最新章节尾声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