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歌 上?第十九章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365棋牌加v送卡 武侠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仙侠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都市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言情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历史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军事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穿越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网游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科幻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灵异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同人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竞技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重生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经典名着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258文学网 > 言情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 白露歌 上? 作者:黑洁明?书号:45993 更新时间:2019-10-21?
第十九章
  他很希望事情和她无关,可他探查至今,却无法完全将她的嫌疑抹去。

  她来历不明,她不希望人家识得她,她任劳任怨的为宋家人做牛做马,她对宋应天忠心耿耿。

  在应天堂里,她有动机,也有机会。

  他以为她最多只会帮着包庇藏匿宋家少爷,从没想过动手的人,竟会是她。

  刹那间,心若寒冰般冷,一个小打来,他因为太过震惊,几乎要被那冰冷的湖水给淹没。

  他死命抓着那滑不溜丢的船缘,妄想着。

  可她叹气了,那口气,教他仍怀抱希望,或许她不是自愿的,或许她有把柄落在宋应天手中——

  懊死的,他在骗自己,他清楚最毒妇人心,有时女人比男人更狠。

  但他无法相信他竟会错得如此离谱。

  她不是那样的人,他所认识的白,不是那样心狠手辣的人。

  只是,他认识她才多久?不过短短月余而已。

  这世上,每个人都会说谎,可每个虚假的谎言中,都带着部分的真实。

  她为宋应天付出了一切,应天堂里的每个人,都认为她是宋应天未过门的媳妇,余大夫同情她、陈三婶同情她,他知大梁阿同也同情她,应天堂里要找到不同情她的人,几乎没有。白照应着他们的一切,他知他们很多人都认为,她才是应天堂真正的主事者。

  或许那些死去的女人,都爱上了宋应天,而她没有办法忍受它。

  死了,就一了百了。

  她这么说,这句幽幽的话语中,是否含有一丝怨恨?她是不是其实爱慕着那个救了她的男人?她是否…就仅仅只是在利用他?

  饼去这些日子,他早失去了他的客观,失去了他的判断力。

  他太过渴望能和她在一起,他试图回想分辨她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可他找不到丁点她或许骗了他的可能。又或者,这只是因为他太过渴望她对他的情感是真的,他无法也不愿意找到其中任何漏——

  他深口气,要自己冷静下来。

  “白,少爷带了一位新的姑娘回来,你知道吧?”

  “我知道,他在信签里说了,但细节没说清楚,只让我先过来。”她顿了顿,才问:“那姑娘还好吗?”

  “我没瞧清,少爷不让人近。”三婶摇着船橹,道:“你别嫌三婶我多事,但或许你不该和苏爷走得太近,他太聪明,可能会注意到林家二夫人的事。况且少爷也代了,先别让人知道他回来了,我担心苏爷会有所察觉。”

  “他…不碍事的…”

  不知是否他的错觉,提到他,她口气似乎软了些。

  懊死,他真是快被搞疯了。

  他几乎想要就这样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翻上船质问她究竟在搞什么鬼?除了窝藏那位少爷,她可还真的帮他杀人?或者一切都是她的指使?她才是那个主谋?

  可就在这时,他原本悬空的脚碰到了湖底,他往前方看去,瞧见浓雾中有光微亮,那是一座岛。

  湖底越来越浅,水面慢慢变得只有半个人高,三婶将小舟撑向码头,他松开手,蹲在水中,手脚并用的从另一边爬上了岸。

  水很冷,风一上身更寒冻,冻得他牙打颤,可他遇过更糟的状况,上岸后,他咬紧了牙关,蹲在水草边,看着她下了船。

  这座岛他知道,他在岸上看过岛上有林木生长,但从没上来过,他不知这儿也是应天堂的,堂里没人提过。

  三婶仍留在船上,白提着竹篮和包袱往前走进了林子里,朝那灯火来处迂回而去,他悄无声息的借着林木的遮掩,跟在后面。

  正奇怪她为何要这般迂回前行,岂料才走没几步,她突然不见了,前方连灯火都消失,只有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

  他一怔,立即止步,往后退开一步,她又出现了,还在迂回前行。

  冷汗,蓦然冒出。

  这是奇门遁甲,幸好他察觉不对立刻就停下了,若因惊慌再要多走上一步,必然会深陷其中,饿死了也走不出来。

  有人费事在这岛上布下阵法,他想那位少爷人必然就在里头。

  抬眼看着四周环境,他借着草木生长的方向辨认方位,然后踩着七星步法,照着五行八卦的方位来走。

  这一次,她没有消失,他小心跟着,不敢错踩一步。

  当他走出外围阵法时,眼前蓦然豁然开朗,白雾只在岛外围,岛内完全没有一丝雾气,他甚至能看见天上的星月在头顶上闪烁。

  前方那女人似早已见怪不怪,她不再迂回前行,直接走到了一栋伫立在林间的屋舍前,那屋子不小,为避气,同广府那儿的屋子一般,稍微离地架高了一尺有余,但建得十分扎实。

  她上了阶,踏上门廊,敲了敲门。

  一名样貌斯文的男人开门走了出来。

  因为角度的问题,他看不清他的脸,但他看见白靠近他,那男人抬手轻触她的脸,她没有闪躲。

  男人说了些什么,她竟红了脸。

  刹那间,他脑袋里一片空白,忽觉浑身上下一阵冷热替。

  岂料,下一刹,突然有个人影从屋里冲了出来,以一把菜刀抵在她的喉上,挟持了她,退到了阶下。

  这变化来得太快,教所有人措手不及。

  那持刀的人是个姑娘,她浑身赤luo,没有穿衣裳,唯一有的遮掩,是她身后那头及地的乌黑长发,和被她抓在身前挟持的白

  那男人不惊不吓,转过了身来,在廊阶上,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她。

  “别动,你敢动,我宰了她。”她冷声威胁。

  那男人闻言,乖乖站定。

  他就是在这时看见了那家伙的脸,那张脸俊美无俦,宛若天仙,他挑眉瞧着那挟持白的姑娘,道:“你想做什么?”

  “我要出去。”她一脸苍白的瞪着他,微的道:“放我出去。”

  男人瞅着她看,想了一下,然后淡淡开口,吐出两个字。

  “不行。”

  她脸一冷,将刀抵得更陷入白的颈项“你不怕我杀了她?”

  白吃痛,轻了口气,让他的心整个提了上来,迅速更加靠近。

  那男人瞧了眼白,再看着她,噙着笑,道:“不,和白相比,你有趣多了。”

  不用看,他都能知道那姑娘已经被那没良心的家伙给惹火。

  luo身的姑娘举起了刀,半点不手软的,就狠狠将那把被磨得发亮的刀,朝白口扎下——

  早在那王八蛋吐出否定的那个“不”字时,他想也没想就往前冲,当她举起刀,试图将那把利刃入白心口时,他已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了她高举着菜刀的手,卸掉了她手中的刀,她吃了一惊,发出愤怒的尖叫,松开了白,转身攻击他。

  紧抓着她的大手一转,他一个回身将她抛摔到半空。

  他本打算适时上前接住她,可这姑娘不是普通人,竟不顾身无片缕,半空中一扭,反倒试图踹他口一脚,他侧身闪过,但那男人却在此时闪电般欺身上前朝他袭来。

  苏小魅一手抓着那姑娘,一手隔挡开他,没想到这看似文弱书生的男人,竟有不错的武学造诣,他闪电般和他对了几招,再和他对了一掌。

  气劲从掌而来,直贯全身,他想借机退闪卸劲,但那想逃的姑娘就在身后,他不能松手让她给跑了,也不能后退害她给伤了,他只得马弓一拉,大脚往地上一踏,硬生生接住那一掌。

  砰的一声,脚下硬土扬起沙尘,往下陷了几寸。

  这一掌,打得他气血翻腾,但这还算好,反倒是身后那女人,为了逃脱,竟在此时捡起掉落地上的菜刀,朝他颈项挥砍而来。

  那里是大脉所经之处,这一刀若砍上,他绝无任何存活机会,菜刀面而来,就要斩到他的后颈。

  “不要——”

  白见状吓得脸色发白,惊呼着扑了过来,试图替他挡住那一刀。

  要命!

  那姑娘见了,刀未停,反砍得更快,霍霍斩风破空。

  苏小魅惊得一颗心差点跃出喉头,眼看那把刀就要砍中白的脸,他立时当机立断抱着白,旋身扭将她反护在怀中,同时大脚一扫,将那女人踹飞出去。

  一切,皆在转瞬间发生。

  “留在这!”

  他代着,放开白飞身上前,伸手逮住那爬起来想溜走的姑娘。

  那把刀,仍在她手上,她抬手还要再砍,他再次卸了她的刀,箝住了她的右手,但她左手跟着朝他脸上一挥,顿时抓得他皮开绽,痛得差点松手。

  不得已,再顾不得怜香惜玉,他大手一扯一带再一转,大脚一扫,眨眼就将她倒在地上,他反扣着她的手,以膝头抵着她的luo背,同时迅速掏出一只牌,对着那还想要靠近的男人大喝一声。

  “邢部将吏在此查案,通通不准再动,否则就别怪我格杀勿论了!”

  此话一出,脚下的女人,和那上前的男人,都停下了动作。

  “你是官?”男人挑眉。

  “刑部将吏?”女人气。

  可让他注意的,却是另一个问题。

  “你说什么?”

  听见那轻柔诧异的声音,他背脊一凉,飞快朝那发问的人儿看去。

  她没留在那儿。

  他早该知道,当他教人留在原地时,从来没人真的照做过,显然她也一样。

  她早已离开了他要她待着的地方,来到一旁,就站在离他不到几步远的地方,那雪白的颈上,还有一道鲜的血痕。她不敢相信的瞪着他,一张小脸白透如纸,轻声再问。

  “你说你是什么?”

  “刑部将吏。”他心头猛跳,只能看着那女人,硬着头皮说:“我是刑部直属将吏,今特奉尚书之命,前来抓拿涉嫌谋财害命的疑犯。”

  “什么疑犯?”她粉轻颤,再问。

  看着那脸上血尽失的女人,他只觉莫名口干,声开口告诉她:“宋应天。”

  “你说你是他的朋友。”她悄声说。

  “我说谎。”他坦承。

  “你有凤凰如意令。”她再道。

  他咽着口水,道:“那是尚书大人给的。”

  “你骗了我。”她震慑的瞪着他。

  “我得找到宋应天。”他告诉她。

  她表情有些破碎,不敢置信的道:“所以你就骗我?你还说了什么谎?这一切都是…你只是为了要查案?”

  “我不只是为了查案——”

  她不信,这话拿来骗三岁小孩都不顶用,他知道。

  她那副伤透了心的模样,教他莫名恼怒了起来,不口:“该死,谋财害命的那个人可不是我!”

  “也不是我。”

  男人了话,声音近得吓人。

  他一怔,猛地回头,却见宋应天不知何时竟来到了身前,他双手抱在前,像孩子看青蛙般的蹲着,低头瞧着那被他在脚下,不知何时咳出了血,变得气若游丝的姑娘,语带调侃的说:“喏,你瞧,跟着我可比跟着别的男人强吧?至少我还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

  般什么鬼?!

  他被骇得一颗心差点跳了出来,只瞧男人轻松的往旁闪过她挥出的指甲,抬起了那张貌美如花的脸,看着他客客气气的笑着问:“将吏大人,既然她不是疑犯,你可以放开她了吗?她好不容易才恢复成这样,被你这样一伤,怕要再过两才能再次抓着菜刀活蹦跳了。况且,如果你认为我是疑犯,你该拿住的,应该是我不是她吧?”

  他怒瞪着这笑咪咪的家伙,还未张嘴,就听白说了一句。

  “将吏大人,你若要拿人归案,就拿我吧。”

  他抬眼再朝她看去,她已是一脸的冷。

  白将背得笔直,高高在上的用那双冷若冰霜的黑眸俯视着他,柔软的粉轻启,却吐出如冰珠落地般铿锵有声的字句。“杀人的不是少爷,是我。”
( ← ) 上一章   白露歌 上   下一章 ( 没有了 )
老公,别越过驯妻酷男人好胆来爱一见钟月眷恋你的媚火爆老公的逃奸巧龙舂宵一刻值三大将军的公主邀爷共枕眠少东爱上灰姑撒旦的乐章
免费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白露歌 上》是由作者黑洁明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更多类似白露歌 上的免费言情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言情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专栏或全本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排行榜,完结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白露歌 上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十九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