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成狂?第十八章
258文学网
258 文学网 365棋牌加v送卡 武侠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仙侠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都市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言情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历史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军事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穿越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网游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科幻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灵异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同人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竞技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重生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推荐榜 村官风流 年后突破 绿帽官场 乡村欲孽 出轨女人 乡村生活 妇科男医 猎艳江湖 小村春色 重返乐园 侦探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经典名着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排行榜 肥水流淌 师娘师妹 爱的表达 完结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女人如烟 借种经历 小姨多春 孽乱村医 村光乡野 故乡的雪 官场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258文学网 > 言情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 > 恋成狂? 作者:沈韦?书号:46011 更新时间:2019-10-24?
第十八章
  于是他不再攻向练绝,反而掠过若鸿身边,抢过若鸿手中长剑,狠笔直地对准若兮的心口。

  “爹!不要!”君若鸿惊骇大叫,急追上阻止。

  “小心!”在场所有人见君傲天下狠招,焦急大喊。

  君若兮见父亲来势极快,出手狠绝,闪身回避剑锋,无奈她的身手已大不如前,移动的速度仍不够快,眼看就要命丧于父亲之手,伤心地对上练绝惊慌的黑眸,与他无声告别。

  练绝见君傲天突然攻向若兮,吓得胆颤心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取出由宁湛炉打造,一把薄如蝉翼的飞刀,用力朝君傲天的背部掷去,同时向上苍祈求,飞刀的速度能赶得上君傲天的剑势。要他眼睁睁看着若兮死在君傲天手中,岂不是毁了所有希望,将他整个人打入无间炼狱?!

  一旁的仇释剑于惊险万分、危急存亡之际,快手拉开君若兮,不教练绝苦尝痛不生的滋味。

  破风声自背后狠戾传来,君傲天为了保住性命,不得不快速旋身,改为对付飞刀。可是他动作不够快,当他转身想打落飞刀时,飞刀已中他右口。他愣愣地看着口上的飞刀,想着他的武功明明在练绝之上,为何输的人会是他?

  “爹,您没事吧?”君若鸿赶到君傲天身边,马上点住伤口周围的道止血,扶着他关心问道。

  “我没有输给练绝!再来打一场!”君傲天声嘶力竭,硬是不肯认输。

  “爹,您别再硬撑了。”君若鸿难受到喉头不住宾动。

  练绝不理会君傲天的叫嚣,焦急地奔至若兮身边,用力将她拥入怀中,让仓皇不安的心能够回归稳定。“我差点被你吓死。”

  “若非你的朋友及时拉了我一把,我就…”君若兮与他紧紧相拥,整个人吓出一身冷汗。若非他出飞刀,若非有人拉了她一把,他俩早就天人永隔了。

  仇释剑有意挡在练绝与君若兮身前,以防君傲天再出手偷袭。

  “幸好有释剑在。”练绝将对仇释剑的感激放在心里,这份恩情他一辈子也还不了。

  “原来是他,谢谢你,仇大侠。”仇释剑和练绝一样易容换装,君若兮与仇释剑一点都不,若不是练绝点明,她真猜不出救自己一命的人是谁。

  “练绝和我是推心置腹的好友,我理所当然要出手救他的心上人,你无须道谢。”

  “君傲天,你的执念太重,是该收手了。”一直默不出声、德高望重的天山派古掌门站出来说话。

  所有人见古掌门开口,全都静了下来,连原本还在疯狂叫嚣的君傲天,狂的眼眸对上古掌门睿智清明的眼瞳时也安静下来,肩膀颓丧垂下,面对众人责备的目光与自身的落败,他不得不接受事实。

  刚刚自个儿明明还高高在上,备受武林同道崇敬、钦羡,怎知才短短一炷香时间便失去一切,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唾弃,他作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输得一败涂地。

  “爹,我们走吧。”君若鸿扶着父亲,杆接受所有人鄙夷的目光。

  “嗯。”君傲天有气无力应了声,脚步虚浮,沮丧地和君若鸿往外走。

  君若兮看着走到她身旁的父亲,嘴角动了下,想要开口说话,却不知该跟他说什么是好,事到如今不管她说什么都不对。

  “姊,你保重。”君若鸿勉强扯动嘴角,扬笑和她道别。

  “若鸿,你也是,爹他就交给你了。”君若兮难过地看着颓丧失意的父亲。

  “爹有我照顾,你别担心。姊夫,我姊姊为了你牺牲许多,你一定要好好疼惜她。”君若鸿看向练绝,郑重地将君若兮交给练绝。

  “若兮的好,我非常明白,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辜负她。”练绝拥着君若兮的肩头,仍旧提防君傲天,担心君傲天会趁他不注意时再次痛下杀手。

  自尊受创,失去一切的君傲天拒绝看向君若兮与练绝,目光笔直望向前方。

  “爹,不肖女儿在此向您拜别,请您好好照顾自己的身子。”君若兮想了想,不管父亲喜不喜欢听她说,可该说的话仍是得说。她双膝下跪,向君傲天磕了三个响头,泛滥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宾滚而落。

  “我,没有女儿。”君傲天冷冷道,拒绝承认她。

  练绝扶起跪在地上的若兮,以拇指为她拭去泪水,希望她别再为君傲天的冷绝感到悲伤。

  君若鸿叹了口气,便扶着父亲离开“麒麟堡”

  君傲天落得这样的下场,可说大快人心,一干虎视眈眈的掌门人已摩拳擦掌等着当下一任的武林盟主。

  天山派古掌门担心群龙无首之际会闹出事来,便站出来主持大局,与众人商议择将推选出新的武林盟主。

  “我们也走吧。”练绝挽着君若兮的手,眼底盛爱意。

  “好。”君若兮着哭红的鼻子,忍着不再流泪,将幸福托到他手中。

  他们俩连袂步出“麒麟堡”一阵凉风轻轻吹扬起两人发梢,丝丝

  君若兮心想,若鸿行事谨慎,将父亲由若鸿照顾,她不用担心会出岔子,只是自己和父亲的父女之情就这样结束了,心中不免感到惆怅万分。

  “你们俩若要成亲,别忘了捎个信给我。”仇释剑从后追上。

  “一定不会忘了你。”练绝笑着拍拍好友肩头。

  “那么我先回『龙渊山庄』了。”仇释剑与子分离多,想念得紧。

  “好,别忘了帮我跟你岳父大人道声谢,也帮我向嫂夫人问候一声。”练绝知晓他们夫鹣鲽情深,不便多留。

  “保重。”君若兮与仇释剑道别。

  “你们两个也是。”仇释剑微微一笑后快速离开。

  “接下来我们要上哪儿去?”带着轻愁的君若兮望着仇释剑远离的背影问道。

  “你想上哪儿?”只要她想去的地方,不论路途多艰辛遥远,他都会带她去。

  “我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你到哪儿,我就到哪儿,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她定定看着他,眼神带有一丝忧愁。

  “别再伤心难过,终有一天你爹会有所省悟,再度接纳你的。”练绝心知她仍为了当着众人的面,揭父亲的真面目一事深感愧疚,可他并不认为她做错了。

  “希望如此。”君若兮悠悠的长叹了口气,希冀终有一天,父亲能容许她再次踏进家门。

  “我们先到关外去,我想要让你看看那一望无垠的大地。”练绝没忘,一年多前他们俩在前往关外的道上遇到君傲天,结果他独自一人前去关外等候不会出现的她,而这一回出关的路程,他们俩将携手同行,谁也不会被牺牲割舍。

  “好。”她的心与他一致,同样想到了一年多前的事,望着他的澄净眼瞳不放柔,积郁在心口对父亲的歉意也悄然隐去。

  “那里吹的风是自由的;长的草是自由的;飞翔的鹰也是自由的。”他兴致高昂地向若兮描述关外景致,意图使她振奋精神。

  “有了你的我,也是自由的。”从前的她活得一点都不自由,处处受到爹控制,他明了她的渴望,才会这般描述那片自由天地,教她心生向往,热切期待能早点看见那片美丽的土地。

  “对,你是自由的。”练绝望向她,伸手将她垂落香腮的发丝至耳后。

  “而你是深爱我的。”不再感伤的君若兮笑盈盈地顺着接话。

  “没错,我的确爱你爱到义无反顾。”练绝笑容飞扬,臆涨喜悦,大掌珍视的轻捧若兮的小脸,他的缓缓印上樱,以炙烫到足以教她脚趾蜷曲的热吻承接下带给她幸福的甜蜜负担。

  君若兮仰首紧紧攀附他,让他那狂猛的亲吻带领她遨游于湛蓝天际。

  自由的风吹扬起两人衣角,将浓情密意的两人温暖烘托在中心。江湖中的纷纷扰扰已经与他们无关,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情珍惜、深爱彼此,以弥补一再分离所浪费的时间。

  五年后,关外。

  青翠辽阔的大地上,野放的牛羊四处漫走吃草,湛蓝无云的天际,有雄鹰快意四处飞翔。

  身穿水蓝色哈萨克民族女服饰,头戴“塔合亚”圆形帽,美貌依旧的君若兮正读着自中原寄来的家书。

  “若鸿在信上说了些什么?”练绝亦是一身哈萨克民族男装扮,自身后搂抱住她不盈一握的肢。

  自从五年前他们一块儿出关来到雷刹托所属的“铁勒吾”部族暂居后,若兮便爱上这片可以任她尽情策马奔驰的大地与坦然无伪的民族。因为她的喜爱,所以在征求了“铁勒吾”族长额什木的同意后,两人便在此成亲定居,成为雷刹托与关红绫的邻居。

  这一住便整整住了五年,除了与部族随着四季迁徙外,他们俩并未再踏足中原,君若兮则靠着与君若鸿的鱼雁往返得知父亲情况。

  “若鸿说,近来我爹不再失意地将自己困锁在屋子里,终于愿意走出来了。”君若兮开心微笑,说着信中内容。

  “真是难为了若鸿,在武林同道的鄙夷之下,他还能站得直,努力撑过来。”练绝对这小舅子颇为赞赏,因为若鸿的情不似君傲天,是个有担当的堂堂男子汉。

  “他从前是走到哪儿都被众人捧得高高的天之骄子,大家都冲着我爹的面子,没人敢对他不敬,经过『麒麟堡』事件后,他可说是自云端狠狠跌入万丈深渊。我觉得很对不起他,他却从来都没有责怪过我,反而凭藉着一身傲气,坦然面对所有风,他真的长大了。”君若兮心疼这些年弟弟所遭遇的种种责难。

  “就当这是对他的磨练,若没有这些磨难,恐怕他会是不堪一击的娇贵公子爷,你也不想他变成那样吧?”练绝觉得这些事对君若鸿而言未尝不是件坏事。

  “嗯,若鸿还在信上写着要我带着你和煦儿一道回君家庄去玩,你说我爹他是不是准许我回去了?”君若兮的话中充了期待。

  “既然若鸿这么说,应该就是了。”练绝对于见君傲天这件事并没有像子那样欢喜不已,可以预料届时他和君傲天若不是对对方视而不见便是相敬如“冰”不过为了让心爱的子开心,他愿意陪她一块儿回君家庄。

  “那我们何时启程?”君若兮听他如是说,已迫不及待想回家探望多年不见的父亲与弟弟。

  正当练绝要回答时,一道小小结实的身影已朝两人奔过来,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勾起一抹志得意的笑容。

  “爹、娘,我的小红不听话,我要它直直走,它不要,偏转着走。”四岁大的练煦迈开小腿急忙跑过来,词不达意地跺脚告状。

  “煦儿,你还太小,娘不是告诉过你不可以背着爹和娘,自己偷偷骑小红吗?”君若兮离开丈夫宽广的膛,严肃地教训不听话的儿子。

  “没有偷偷!我跟小红说要骑它,它又没说不行。”练煦拚命跳脚澄清。

  “小红既然不听你的话直直往前走,而是四处转就表示它也不认为你可以骑它。”练绝笑着,弯将直跺脚的小人儿抱起,轻拧了下他气得红咚咚的脸颊。

  “为什么小红不听我的话?爹、娘,你们去骂它,叫它听我的话好不好?好不好?”练煦一心一意想像大人一样威风地骑在马背上。

  “恐怕爹暂时没办法要小红乖乖听你话。”练绝遗憾地逗着儿子。

  “为什么?为什么?”练煦不解地大叫。

  君若兮扬着幸福的笑容看着她深爱的两个男人,心中涨足。

  练绝对上她柔情似水的眼波,脸上也扬着温柔的微笑。

  “因为咱们就要启程去见你外公和舅舅了。”练绝为儿子解惑。

  “若鸿舅舅吗?他会不会再用木头雕匹小马送我?”练煦听到要和未曾谋面,却对他很好、很好,总是会寄礼物给他的舅舅见面,就兴奋得不得了。

  “去了你就知道。”

  “那我要舅舅雕小红给我,还有老鹰,还有白兔儿。”练煦兴奋大叫。

  “你想把你舅舅累坏啊!”君若兮见儿子如此快乐,伸指轻刮了下儿子晒得黝黑结实的脸庞,逸出一长串银铃似的笑声。

  “不会累坏,煦儿会帮舅舅捶背,嗯…还有外公!”练煦末了加上一句,差点忘了还有个外公在等他。

  “好,煦儿,你千万不能忘了也要帮外公捶背喔。”君若兮的笑容好柔、好甜。

  “嗯!”练煦用力点点头。

  “咱们收拾收拾,明天启程吧!”练绝口气豪迈地说道。

  “太好了!”练煦快乐地拍手叫好。

  一家三口幸福洋溢、和乐融融,准备进入中原——

  编注:

  (一)雷刹托和关红绫的故事请参阅花蝶1285【豪情三杰之一】《恋成癫》。

  (二)仇释剑和宁千羽的故事请参阅花蝶1296【豪情三杰之二】《恋成痴》。

  万能的天神啊~~沈小韦
( ← ) 上一章   恋成狂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天家来的风流困恋珠沙恶名昭彰之掌休掉大亨整治恶质前夫情夫要正名秘书爱人猎捕小女人相亲游戏神偷窃心甜心蜜糖宝贝捉弄大亨
免费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恋成狂》是由作者沈韦精心撰写的一本完本言情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更多类似恋成狂的免费言情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请关注258文学网的“完结言情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专栏或全本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排行榜,完结bet36体育比分直播_bet36备用台湾_bet36体育滚球恋成狂TXT下载的最新章节第十八章为网友上传更新,与258文学网的立场无关